新聞中心

圖片展示區

聯系我們

蘇州市坤利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蘇州市嘉元路德成嘉元廣場A座1608室

聯系人:施先生 13913236418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風險評估動態

當前項目穩評框架主要問題

發布日期:2014-09-12 00:00 來源:http://www.qagrcq.live 點擊:

《國家發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篇章和評估報告編制大綱(試行)》(簡稱《編制大綱》),對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和評估提出了原則性要求,并希望各地方研究操作層面的風險分析具體方法。我們認為,我國當前普遍采用的以判斷項目整體風險等級為目標導向、以計算項目綜合風險指數為核心方法的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和評估框架,在目標導向、分析方法和風險等級判斷等方面都值得商榷。

  整體風險等級的確定,不應是項目穩評的核心任務

  根據我國有關風險管理的國家標準以及國內外普遍通行的風險分析評估基本框架,風險管理的核心目的是在風險調查、風險識別、風險分析和風險評價的基礎上,尋找減小或化解項目風險的措施方案。風險等級僅是用于標定項目各個主要風險的風險程度或風險水平。確定項目各風險的風險等級或風險程度,并不是風險分析的終極目的,而是通過排序找出項目主要風險,為制定風險應對措施提供依據。因此,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評估的目的和重點,應該是評價風險應對措施的合理性及可行性,確定風險等級僅是為風險應對提供依據的中間過程。目前全國各地普遍采用的以整體風險等級為目標導向的項目穩評框架,將確定風險等級作為整個穩評框架的核心,分別計算采取應對措施前和采取措施后的風險等級,僅是為了滿足國家投資主管部門對項目進行審批或核準的需要,違背了項目風險管理的本質要求。

  項目穩評分析,不能套用多目標風險決策分析框架

  以整體風險等級為導向的穩評框架,要求在完成“單因素風險估計”的基礎上,通過疊加進行“項目整體風險估計”,其分析思路可能來源于或類似于多目標風險決策分析框架。我們認為,一般意義上的項目風險分析即使可以借鑒多目標、多準則風險決策分析方法,但針對投資項目的社會穩定風險分析也不可簡單套用。

  在項目存在多目標、多準則風險決策的情形下,項目風險評估可以通過設定不同評價準則,利用多目標、多準則風險分析的思路,嘗試定義項目整體風險,并分析表達項目整體風險程度的評價指標。在各目標要素相對獨立的條件下,可從不同角度界定項目的期望目標,而且每個目標都存在風險,每個目標成功與否(對應各自的評價準則)對項目總體目標成功的影響或貢獻不同,即各目標對項目總體目標(或整體目標)的重要性即權重不同。可以通過層次分析法、專家打分法等分析技術,或者直接根據項目風險決策者的偏好對各個目標要素按某種規則排序,確定每個目標要素對項目總體目標影響的權重,通過加權平均來計算項目總體評價值。

  項目穩評的風險評價以擬建項目的社會穩定狀況“處于低風險水平狀態”為評判準則,與項目目標成功與否的評價標準具有同一性,當出現任何一個具有特定水平(風險等級或風險強度)的社會穩定風險,則就表現為“整個”項目具有至少相同水平的社會穩定風險。比如,在項目多目標、多準則風險決策中,需要權衡工程目標、經濟目標、環境目標和社會目標等目標的相對重要性;在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中,如果一定要界定環境污染風險導致的群體性事件更重要,還是征地拆遷風險導致的群體性事件更重要,顯然沒有實際上的必要,也沒有邏輯上的判斷可能。顯然,這種多目標、多準則決策分析方法并不適用于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對于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而言,風險的承擔主體主要是地方政府,風險管理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維持社會穩定,因此是單一目標的風險決策問題,而不是多目標風險決策問題,不具備多目標、多準則決策分析方法的適用條件。

  應停止采用整體風險指數,對項目風險等級進行判斷

  在現行分析框架中,用于計算整體風險指數的權重的真實含義難以找到合理的邏輯解釋,使得權重取值的計算結果具有主觀隨意性。以整體風險等級為導向的項目穩評框架提出的綜合風險指數法,其本意可能是要解決多個風險疊加計算的問題,但就風險疊加的邏輯而言,項目“整體風險”程度評價值,應該不小于其中任何一個項目風險的風險程度評價值。任何一個項目風險若導致了群體性事件,就意味著該項目發生了群體性事件。而按照以整體風險等級為導向的穩評框架,通過疊加計算的項目整體風險指數(評價值)一定會小于其中最主要風險的風險程度評價值,風險等級會越疊加越低,不符合常識和基本邏輯。所以,我們提出停止使用整體風險指數法對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等級進行分析判斷。

  風險等級判斷標準的設定,缺乏科學嚴謹性

  當前社會普遍采用的以整體風險等級為導向的項目穩評框架提出了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等級判斷的五個標準。其中,第四個和第五個標準是兩個定量標準,前者從單因素風險程度及其個數的角度,后者從項目整體風險指數大小的角度進行判斷,顯然都是不合適的。比如,某投資項目有1個重大風險或2-4個較大單因素風險,則判斷項目整體風險等級是中風險。按照基本邏輯,只要某項目存在一個可能導致嚴重群體性事件的風險,則就意味著這個項目產生了嚴重的群體性事件,該項目就是高風險。同理,兩個“重大風險”,才算項目整體處于高風險等級,這種判斷在邏輯上也難以自圓其說。采用綜合指數法,在評價標準方面,評價高風險的臨界值為0.64,假定一個項目經分析有很多個R=0.64的重大風險,僅有1個R=0.36的較大風險,經疊加計算的綜合風險指數一定介于0.36-0.64之間,判斷為中風險,與人們的正常認知相悖。

  此外,從邏輯嚴謹性的角度看,對于同一個項目而言,如果可用信息和工作深度一樣,那么無論采用哪一個判斷標準,得出的判斷結果應該是相同的。但是,上述兩個定量判斷標準難以滿足這個基本要求。比如,假定某項目存在污染、拆遷、安全生產3個社會穩定風險,其風險程度R分別為0.8、0.1和0.1。根據標準四,有一個嚴重風險,項目整體風險等級是中風險;根據標準五,假定上述3個風險所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對“項目整體”群體性事件的重要性即權重均為1/3,則項目整體風險指數I為0.33,屬于低風險,根據兩個標準得出的判斷結果不一致,更與本項目屬于高風險等級的實際不一致。

  核心是要制定科學合理的項目穩評判斷標準

  項目風險是危險事件發生的可能性與其對項目目標影響程度的組合。確定風險評價標準,就是確定如何判斷風險發生的可能性,如何度量項目風險的影響程度和風險程度,如何判斷風險程度是否可以被接受。因此,風險評判標準是風險識別、風險分析、風險評價和風險應對等環節工作的準則,是貫穿于風險評估全過程的一條主線。以整體風險等級為導向的項目穩評框架在社會上得以廣泛流行,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對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程度的判斷準則或評價標準的重要性和在穩評框架設計中的地位缺乏科學的認識。

  《編制大綱》沒有給出判斷風險等級的標準,而是原則性地要求參照項目所在地區的社會穩定風險等級評判標準。我們認為,在當前情況下,開展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和評估工作,需要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文件提出的原則要求,結合項目具體情況,構建一個符合基本邏輯的風險評價標準,而不可盲目地、不加分析地套用并沒有得到投資主管部門認可的所謂綜合風險指數等評價標準。

  研究發現,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的《穩評辦法》和《編寫大綱》,沒有提出要采用“綜合風險指數法”作為項目風險等級判斷的標準。我們理解,國家發展改革委制定項目穩評制度的本意和初衷,是要通過項目穩評,通過對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應對措施的研究,使得所有的項目風險均處于“低風險狀態且可控”,這就是我們認為的項目穩評應該確立的社會穩定風險評價的基本準則,也是設定項目穩評框架體系的出發點。基于這一基本準則,從建立和完善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的本意和初衷出發,我們認為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分析評估的邏輯過程應該是:(1)在風險調查的基礎上,進行風險識別、風險分析和風險評價,判斷是否屬于低風險且可控;(2)對于不屬于“低風險”的項目風險,應提出風險應對處理方案,并評價其剩余風險是否可被接受;如果還有不可接受的剩余風險,則應繼續調整或制定新的應對措施,并評估采取新措施后的風險程度,直至所有風險全部達到可以接受的程度;(3)風險應對措施處理完成之后,如果已經沒有不可接受的風險,并且再識別不出新的風險,在此種情形下,從規避社會穩定風險的角度可以判斷項目可行,整個風險分析評估過程結束;(4)如果剩余風險不可接受,或者要使剩余風險變得可以接受而實施其風險應對措施所付出的代價不可接受,在此種情形下,可從規避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的角度判斷項目不可行,整個風險分析和評估過程結束。

相關標簽:穩評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吉林时时彩购彩平台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充值 吉林快3攻略技巧知识 四川快乐12玩法 华东六省15选5开 星悦.云南麻将 疯狂飞艇害了多少人 东京热素人合集 35选7开奖直播 安徽乐乐麻将 广西十一选五所有组合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上海雀友麻将机价格 幸运28有正规的网站吗 河北排七走势图表图 足球比分直播3g 捕鱼大师现金版2016